四川麻将血战到底

 
乡村设计师连君:文化才能让空间活着

(图文转自于羊城晚报.格调B11版)


连君
  出生于雷州半岛乡村的连君,一路从湛江到广州,现代城市的视觉冲击并没有把他身上的乡野气息洗掉。相反,他敢于背道而驰,把记忆中的乡村生活元素,灵活地运用到现代设计中,使他的作品具有了强烈的文化符号。
  他带有乡村休闲的设计风格,受到城市人的欢迎。这几年,他设计过茂德公草堂、四海一家、李艺金钱龟生态园、山海楼等众多具有特色和风格的作品,每一个看过他作品的人,都惊叹他对乡村设计元素的巧妙运用。设计风格清新一派!
  连君设计的作品,喜欢运用环保简约的材料,风格独特但不复杂,使用起来简单,看起来漂亮。他自己设计的作品,从不自己找人施工,他要保证监督权,让图纸活灵活现地变成现实。这一设计原则,使作品的质量得到了保证。


连君设计项目之茂德公草堂

A:农家走出的艺术生
  童年的乡土回忆常常浮现在连君的脑海。以至于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,他开门见山就聊雷州因处于大陆最南边陲而保存完整的传统文化、各村都有的村神庙和土地庙、村民神圣对待的每一个传统节日以及在节日里乡间隆重的“游神”活动,这种类似北方庙会的场合汇集舞狮、武术等国粹,以及纸灯技艺、五彩的服装、各种图案的旗帜和面具等元素,都成为童年的连君心中神秘又美好的记忆,他坚定地认为,传统文化中的艺术成分启蒙了他。
  当连君从师范毕业、能歌善画的叔叔在假期教他绘画、象棋和唱歌时,他至此打开了一扇艺术之窗,当一位高年级师兄报考湛江艺校,连君才知道,原来画画有对口的专业学校可读,此前对绘画的狂热转变成一心想考上艺校的心愿,终于梦想成真。
  艺校三年是连君心目中“人生收获最大的三年”。一棵渴望艺术雨露的苗子在那里受到专业的美术训练,还接触到戏剧、音乐、舞蹈等各种课程,每周都会有电影会、舞会或联欢会,各种艺术串联起来,学得尽兴又勤奋。20岁那年,连君艺校毕业,在雷州城区当中学美术老师,跳出农门拿起“铁饭碗”。


樟树湾酒店的“鼓大厅”:柱子是鼓槌,中间是十平方鼓面的牛皮大鼓;吊灯是鼓形的,背景是一幅鼓墙。


稻田进了五星级酒店。樟树湾大酒店庭院中的“一亩三分地”颇具特色,除了种水稻,还种香蕉树等作物。

B:靠招牌手绘创业  
  当上老师吃皇粮,让连君的家人颇为满意,必竟这个孩子身子弱小,借此能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命运。然而,一年的波澜不惊的教书经历,没有给连君心灵上的满足。每逢朋友相聚,听到师兄弟们讲起大学见闻、分享先进的设计理念时,连君总是心驰神往。经过一段纠结,一年后,连君辞去“铁饭碗”,前往广州美术学院深造。
  在广美,连君发现了自己对空间设计的兴趣和天赋。毕业后,连君留在校办企业集美,绘制效果图。有趣的是,凭借出众的专业技能,他手里出来的效果图往往能别具一格。3年之后,连君的电脑效果图在行业内已小有名气,当时广州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聘请他回校任教,负责学生的电脑效果图课程。
  2000年,连君创业,在集美公司承包下一间工作室,专门接手绘制效果图。已成品牌的连君工作室客户需求多,效果图卖价不低,25岁的连君,一张空间装饰设计效果图最高可以卖出一万元高价,几天就能赚到当时普通白领几个月的酬劳。
  在集美公司的日子充实且快乐,连君实现了同行艳羡的“财技双收”。在这期间,几乎广州设计界的高手、大企业的空间装饰设计的效果图都与他有着交集,这使得连君的设计知识和创作思维得到大幅提升,也捞到人生第一桶金。


李艺金钱龟生态园中的绿化装饰:龙须藤和龙龟雕塑烘托主题、岭南特色

C:从经商回归设计师  
  绘制效果图非常辛苦,3年后,连君与另外3个朋友合伙步入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天地:成立装修公司,接手工程项目。这一经历使连君从设计图纸落地到施工设计领域。
  当商人,让连君逐渐意识到自己不太会做生意。原因很简单——项目面前,艺术家本质的连君对工程过于精雕细琢,追求完美,而将商人所追求的经济效益放在其次。有时候为了将项目做到他心目中的完美效果,他不计工时,反复雕琢,甚至自掏腰包购买材料,进行返工改造。3年下来,迎接连君的是一份尴尬:公司项目设计新颖,施工精致,客户不少,但就是没钱捞反而折了本。
  连君也在试错中重新发现了所长和所限。“不善从商”的连君不再接项目,一头扎进纯粹的设计世界。出于扬长避短的需要,自此以后,无论是做独立的设计师,还是设计公司的设计总监,连君接设计项目前都预设了两个独特规则:从不插手工程账目;尽量享有对施工的监督权。


最新作品“山海楼餐厅”有着浓郁的云南民族风情

D:从乡土中走出来的国际视野  
  从离开农村到县城读书,再到成长为小有名气的业界设计师,二十年间,连君心里的乡村温暖记忆依旧清晰:装满丰收喜悦的大水缸、石头垒起的围墙、茅草铺盖的草庐,还有那风中摇曳的古树、山坡上吃草的牛羊、溪间戏水捕鱼的儿童,当然,还有那皎洁月光下,安静地躺在竹椅上,听爷爷讲述星星故事的夜晚……
  眷恋乡土而不土气,这是朋友对连君的评价。生活中的连君爱好音乐,既听古典也听周杰伦;他热爱阅读,既看古典文学也看各种杂文随笔;他不觉自己前卫时尚,但设计作品常能结合古朴元素做出新意:一口残破水缸可以设计成书香流韵的古物、一群茅草房,恁是可以设计得高端大气。
  连君的设计注重生态人文,最初的设计从雷州家乡文化起步。细看连君设计的作品,无论是茂德公草堂,还是四海一家、雷州樟树湾酒店,每一个观赏过他作品的人,都惊叹他对雷州乡村元素的巧妙运用,设计风格清新一派,生态又入时。
  当有越来越多人评价连君的生态建筑设计具有“国际视野”时,连君告诉记者,国内设计界曾一度认为工业化的才是国际化,国际交流多起来后,才越发理解,自然的、生态的就是国际化。越在本土文化上深耕,运用当地的材料和本土特色,以生态的视角做设计,越可能产生国际性的作品。
  “文化才能让空间活着。”这是连君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他认为好的建筑之所以能流传下去,是建筑体现的文化能感染后人。在广州小洲村,连君有一间自己的“乡村记忆馆”,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,连君摆着一口补了又补的缸。这是他爷爷生前用过的米缸,是他所有乡村记忆的源头。
  一栋好的建筑,就是一个精神符号。“在乡下,建一栋房子,一个家族就可以在那里繁衍生息,家族的精神就得以流传。在城市,我希望能在残缺的原始自然之下,融入一些现代设计,使其符合当代人对舒适的需求,又在钢筋水泥丛林中透出建筑的鲜活劲头来。”
  近年来更加努力在生态、文化领域寻找突破的连君,认为生态并非特指自然风光,它是一种消费趋势,倡导优美的建筑并不纯粹为了奢华,而是追求天人合一;设计倡导的是环保和生态、文化符号的有机组合,利用自然地貌,减少对地球的伤害。
  站在前有基础上,连君也通过山海楼餐厅项目进行云南民族风情设计,进行更多地域的人文生态设计实践。